为什么中国人如此乐观?|中国观察

去年年底,总部位于巴黎的大型市场研究公司益普索(Ipsos)发布了2022年全球预测。这并不是针对专业预测人士的调查,而是对33个国家的公众舆论的娱乐性抽样调查,涉及主题广泛,从一国政府对科技公司采用更严格规则的可能性,到外星人是否会访问地球。

外星人访问地球无疑将会是一个颠覆性的事件,但我发现与人们对于未来一年看法相关的问题才是益普索的调查中最有用的部分。公众的预期是经济分析的关键变量,自 1936 年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发表以来,“动物精神”的作用一直被用于解释投资者投资新项目的意愿。同样,经济学家认为,在决定人们消费模式的因素中,“消费者信心”与收入和价格同样重要。

益普索通过询问受访者是否同意“我乐观地认为2022年对我来说比2021年好”这一说法来衡量预期。

在所有参与调查的国家中,中国的乐观情绪最高。94%的中国受访者同意上述说法,而美国为71%,德国为65%,日本为54%(图1)。在所有参与调查的国家中,77%的受访者认为今年情况会有所改善,这与2012年益普索的八项调查的平均乐观度一致(2014和2015年没有公布任何调查)。

益普索2021年的调查是连续第二年显示中国受访者最为乐观(图2)。虽然调查显示中国人的乐观情绪通常都很高(中国受访者在八项调查中的排名不低于第七),但前几年秘鲁人、印度人和墨西哥人的乐观情绪分别在不同的时点更高。除了2013 年的法国,最乐观的受访者均来自新兴市场国家。如图 2所示,法国的乐观情绪大幅下降。

益普索对于中国人最为乐观的调查结果与其他调查数据一致。

2016年,英国国际网络市场调查和数据分析公司舆观(YouGov)宣布“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乐观的”,因为中国受访者认为世界正在变得更好的可能性是其他国家的两倍。

同样,在 2015 年的一项研究中,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就“现在孩子的经济条件比父母好还是差”这一问题询问了 40 个国家的居民。皮尤研究中心发现,对下一代的前景最乐观的是越南人,91% 的越南人认为下一代会过得更好。其次是中国人(88%)、尼日利亚人(84%)和埃塞俄比亚人(84%)。对下一代前景最不确定的是法国人、意大利人和日本人(均低于 20%)。

那么,是什么让中国人如此乐观呢?

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是积极心理学的奠基人之一。他认为自主和乐观之间存在联系。某种程度上,如果人们觉得对自己的生活更有掌控力,他们往往会更快乐、更健康,对未来也更乐观。

益普索的调查结果为这一观点提供了一些证据。益普索问受访者是否同意以下陈述:“2022年,我会下定决心为自己或他人做一些具体的事情。”在中国,94%的受访者给予了肯定回答,远高于75%的世界平均水平。

事实上,乐观情绪(那些认为2022年对他们来说会比2021年更好的人)和下决心做些事情之间存在着相当强的相关性(图3)。瑞典人在这方面显示出不同,因为即使不打算做出决定,他们往往也很乐观。如果我们剔除瑞典人的回答,相关性会大大增加。

益普索和其他调查的结果表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居民往往比发达国家的居民更乐观。这表明乐观情绪可能与人口和经济基本面有关。

为了进一步调查这个问题,我首先计算了在益普索八项调查中每个国家的“平均乐观率”,即每个国家同意未来一年比过去的一年“对我来说更好”的平均百分比。

与调查结果一致,我发现平均乐观率与人均收入水平呈负相关关系——较贫穷的国家的人比富裕国家的人更乐观。当然,这种相关性并不意味着因果关系,很难想象为什么贫穷会让人更乐观。

皮尤研究中心发现,在许多国家,年轻人对经济的乐观程度明显高于老年人。由于发达经济体的人口往往比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年龄大,人口年龄结构的差异可能会促使经济发展与乐观情绪之间反直觉的关联。

事实证明,年龄结构不仅会影响国家内部的乐观情绪,还对乐观情绪的跨国比较间具有显著意义。每个国家的年龄中值与其平均乐观率之间存在着很强的负相关关系:随着人口年龄的增长,其乐观情绪会下降。

人们还会认为,乐观情绪应该与经济增速相关。更加快速增长的经济应该给人们一种生活水平将继续提高的感觉。平均乐观情绪与2000-2011年人均收入的增长(基于购买力平价)之间存在良好的正相关关系。乐观情绪与其他经济变量,如通货膨胀和政府债务增长之间的相关性被证明是不明显的。

基于人口年龄中值和人均收入增速,我建立了平均乐观情绪模型。这个模型能够解释国家之间乐观程度的大部分差异(图4)。例如,我的模型预测中国的平均乐观率为85%,实际为88%。同样,它预测美国为73%(实际为79%),德国为66%(实际也为66%)。

然而,一些国家的平均乐观情绪很难解释。例如,考虑到年龄结构和经济增长,我预计日本的平均乐观率为64%,但实际只有49%,远低于样本中的其他国家。虽然土耳其人比日本人更乐观,但土耳其的得分低于“基本面”所显示的水平,这也让我感到惊讶。另一方面,匈牙利人比模型预测的要乐观得多。

值得指出的是,在益普索调查的其他一些领域,中国居民的反应尤为突出。

83%的中国受访者表示,该国的人民相互之间可能会变得更加宽容。相比之下,在所有国家中,只有28%的人认为有可能变得更加宽容,61%的人认为不可能。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结果。

中国的受访者对网络安全的信心最高。只有19%的人表示,来自外国政府的黑客有可能导致全球信息技术网络停止运转,这是所有国家平均水平的一半。而土耳其、西班牙和以色列的受访者甚至认为这一可能性达到50%或以上。

回到外星人造访地球的可能性……受访者认为,遇到外星人的可能性正在增加。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国家中,有14%的受访者表示 “可能 “会有外星人造访,比2020年的调查结果提高了2个百分点。印度的受访者最相信会有外星人来访(30%的人认为有可能),而法国人和比利时人最为怀疑(只有6%的人认为会遇到外星人)。

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人们如何评估外星生物来访的可能性,以及当他们认为遇到外星人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时,这意味着什么。相比之下,他们对个人状况逐年变化的感知方式可能会产生真正的经济影响,这使得像益普索这样的调查非常值得继续跟踪。

作者:柯马克/第一财经研究院高级学术顾问